like甜樱桃酱√

咕(点开)
这里是樱桃/谎言
准初三√自来熟√
小学生作文系列
开学了会更晚点√
现在圈子很小接受扩列√
企鹅:3302256547
wx:xuwu20040728
目前混的圈:
弹丸 我英 第五 凹凸好像淡了……
本命:
罪木 狛枝 七海
丽日 绿谷 焦冻
艾玛 奈布 杰克
格瑞 雷狮 凯丽
接受安利√
这里经常负能
但是不会把坏情绪带给大家的啦
然后大概就是酱紫了√
对了谁语C能带我一下☆
主皮:
罪木 安吉 小吉(在磨)
丽日 (没了,我还想找人陪我磨渡我
艾玛 艾米莉
凹凸语C我就没入……
OK就这样啦(๑>ڡ<)☆

我码不完了……

等着我明天一定更


堕天使 杰园

大量ooc
分好多天写的所以可能有些语言不通?(什

【堕天使】杰园

地狱实在是太无聊了,听说天堂比较活跃,虽然每天到地狱去的人也数不胜数,但个个都鬼哭狼嚎的……

今天人意外的少。

听说天堂很热闹。

仗着自己的身份,跟刚回来的白无常说了一下就展开蝙蝠翅飞上地面——

唔……好亮……

突如其来的光芒使人有些不适应,闭眼凝神片刻猛地睁开双眼,眼前的一切瞬间变成暗红色,转头东张西望,抬头终于看到了一扇纯白的大门。

啊啊,就是那个吧,通往天堂的门。

奋力一挥翅,向上冲了上去却来不及停下直接撞上了大门,整个摔了进去还打了几个滚。

“唔嗯……疼疼疼疼疼疼……”一手支起身一手揉了揉脑袋睁开一只眼环顾四周观察着,看起来比地狱还无聊啊……真是无趣呢。

“你是谁?”身后突然传来严肃的男声,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,那人身着一袭白衣,白色的披风用纯银的十字架装饰在胸前,天使的光环悬浮在头顶,手里抱着一本书,就连书也是纯白的,唯一不符的就是那漆黑的头发与耀眼的血瞳,此时他面色严肃地看着这边“你是谁?”他又重复了一遍问题。

“我……我是……我……我迷路了!”憋了好久终于憋出一个稍微像样的理由,目光闪闪地看着那个男生

“你是恶魔?恶魔怎么可能迷路到天堂来?”那个人半信半疑地看着这里“你闯进天堂有何企图?!”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十字匕,抬高举过头顶冷冷地看着地上的恶魔

“我……只是想去玩玩而已!误打误撞地就进来了嘛能怪我吗!”恶魔嘴巴一撇,眼中泪水大滴滴落在云层上,啪嗒啪嗒地将软棉的云朵砸深了一个小坑。

“诶、诶!别哭啊!”那天使有些慌了,手中十字匕消失,蹲下身来揉了揉恶魔的脑袋“好好好不怪你,别哭了。”“呜……”小恶魔双手撑着软棉的云朵准备站起来,脚踝却传来一阵疼痛使得她不得不坐下。

“?怎么了?”天使看到她的动作有些疑惑“是哪里受伤了吗?”“脚……好像崴到了……”小恶魔嘴巴一撇又要哭起来,天使叹了口气把她抱了起来,走到一个宽敞的房间里把她放在一朵漂浮的云朵上。

“坐好,别乱动。”天使皱了皱眉,转身取医药箱然后拿出绷带替她包扎

唔……这天使……好温柔啊

小恶魔看着正在为她包扎的天使,歪了歪头

一点都不像爸爸说的那样凶残,残忍的杀死恶魔嘛

“包扎好了,小家伙”他抬起头对小恶魔微笑道“脚是暂时不能用了,你能飞回去吗?”小恶魔揉了揉眼睛,张开双翅却感到一阵疼痛

“呜!”她瞬间收回了翅膀,回头看着那蝙蝠双翅,展开,合拢,展开,合拢“呜……摔跤的时候翅膀被压到了……”小恶魔嘴巴一撇又要哭出来,天使抬手捂住了她的嘴“别哭了,你现在这住着吧,只要不被其他天使或者圣使发现的话应该就没事的。”

“呜……谢谢……”小恶魔垂下了头,天使盯着小恶魔看了一会,托着下巴朝她笑道: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唔……”小恶魔仰起头,食指抵在唇边似乎在思考,然后低头直视天使咧开嘴露出虎牙笑道“我是艾玛.伍兹!你呢?天使大人?”

“杰克。”他笑了笑,然后站起身拿起书本“我要去上课了,好好待着别出这个房间,知道吗?”

“嗯!”艾玛仰头笑道,露出尖尖的虎牙,白嫩的脸颊上微微泛起红晕,在灯光下很是晃眼。

杰克转身出去了,出门时还顺便锁上了房门,然后径直走向走廊尽头。

“嘿!杰克!这儿!”一个棕发少女朝杰克挥了挥手,看着杰克慢悠悠地走来不禁责怪道“怎么今天来的这样慢?”“有点事耽搁了。”杰克笑了笑,拉开椅子坐好,身旁的人看到杰克都抱着书远远的走开了。

“诶,他又来上课了诶。”

“明明都已经知道自己跟其他天使不同还来污染我们的眼睛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哪里有天使是黑发赤瞳的!”

“杰克……”那少女抬头有些担心地看着杰克“没事吧……”不料杰克却歪头朝少女露出微笑“嗯?没事啊?”少女叹了口气,转头看书了

“呐艾米莉,等会帮我请个假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杰克朝棕发少女笑了笑然后走出了教室

“……喂!”艾米莉愣了一会叹了口气然后转头继续看书了

“好无聊啊~”艾玛躺在云朵上,发现自己躺上去后中间就凹下去了,正好挡住她,艾玛抬起双手摆动着,双手中间便出现了一只红色的水晶球,她把玩着水晶球,看见了地狱之门。

“诶?”艾玛愣了一会,举起水晶球,又放下,地狱之门就显现眼前,门上挂着一把锁,自己手里的水晶球变成了钥匙

原来我能随意召唤地狱之门的吗……太棒了!

房门传来轻微的咔哒声,艾玛一惊,地狱之门随之消失,钥匙变成了一条深红色水晶项链,挂在艾玛的脖颈上。

房间进入了两个小天使,较高的天使的头发微黑,头上光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

“哼!都是因为杰克那个家伙,我的头发才会变成这样!”那个小天使嘁了一声,双手环胸环顾整个房间“房间还比我们的大,哼!看我怎么捣乱!”

她走向书桌,拿起一个水晶灯往地上砸去,谁知并没有传来水晶破碎的声音,水晶灯周围泛着淡红色微光,漂浮起来,自己飘回了原位。

“哎?!难道杰克回来了?!”她们环顾四周,并没有看见除了自己以外的人。

“没有啊……难道是……”丢水晶灯的那个天使突然看向另一个小天使,头发变成了深黑色,头顶的光环黯淡无光,眼睛里仿佛能蹦出火花,那个小天使缩了缩脖子。

“怎、怎么了姐姐……?”她往后退了几步,面前的天使眼中泛着怒气,一步步朝她接近,她往后退,触到了门把手,她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姐姐

“肯定是你用法术让它浮起来的!”

小天使迅速打开门蹿了出去,随着两个天使的出去房门也被重新关好。

艾玛好奇她们怎么了,于是把水晶项链摘下来,果然又变成了水晶球。

水晶球内浮现出两人的影像,那个较大的天使不知为何被抓了起来,正有两个天使架着她的胳膊往前走着。

她剧烈的挣扎着,眼里写满了恐惧,仿佛在畏惧什么一般。

两个天使把她丢进一个大锅里,然后盖上了盖子

“原来……天堂这么残忍的吗……”

艾玛喃喃道

大锅里传来她的求救声,尖叫声,惨叫声,声音越来越小,越来越无力……直至消失……

打开大锅,里面飞出一个黑色的小丸子,两个天使摇了摇头,把小丸子抓住,捏碎。

“咔哒”

“艾玛?”杰克走进房间,反锁了门,然后急匆匆走了过来“你没事吧?艾玛?”“嗯?什么我没事?怎么了吗?”艾玛不解地歪了歪头

“刚才一个天使被送去提炼锅了,我以为你伪装成天使跑出去了……”杰克松了口气,揉了揉艾玛的头“没事就好。”

“刚才她们来你房间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杰克站了起来有些惊恐地看着艾玛“她们没看见你吧?”“没有。”

“呼……那就好……”杰克坐了下来,叹了口气

“但是我刚刚使用魔法了。”

“?!”

“不过没被发现。”

“……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我受不了……”杰克抬手扶额叹了口气

于是艾玛就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“……”

“诶,杰克,你一直受排挤吗?”艾玛关切地问

“……?算是吧……”杰克托腮,目光坐落在桌上摊开的书本上“因为发色的原因。”

“诶?为什么啊?明明杰克的头发和眼睛那么好看,就像克里克拉河岸的克里克拉花一样好看呢~”艾玛托腮笑道,看着杰克疑惑地眼神,艾玛捂嘴笑了起来,银铃般的笑声飘散在空中

“哈哈哈,原来天使都不了解地狱的吗?”艾玛晃着双脚,然后抬起手微笑道“克里克拉河是贯通地狱的一条长河,和人间不同的是,克里克拉河是从下往上流动的,地狱里能转生的人都要跳入克里克拉河,洗去记忆,重塑灵魂。”

“克里克拉河是我独特的叫法,因为它的原名太难记了,克里克拉花却是我亲手栽培的。”

“它吸食了克里克拉河的河水,所以克里克拉花可以迷惑人心,若将它熬成汤给其他人喝下去,就可以只删除指定记忆而不会干涉其他记忆。”

“怎么样?很厉害吧?”艾玛双手叉腰骄傲地仰起头,杰克见状愣了一会,抬手笑了起来

“噗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“你、你笑什么嘛!”艾玛有些恼怒地看着杰克,小嘴撅起,小脸憋的涨红,双手微微握成拳状举在胸前

“真是个有趣的恶魔!”杰克抬手,伸出食指推了下艾玛的额头“好了,天堂是没有白天黑夜的,困了就睡吧。”

“唔!别点我额头!还有,不许碰我的头发!”艾玛皱起了眉,不满地看着杰克

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点我额头!

艾玛赌气般地躺在云朵里,软绵绵的云朵十分舒适,让她不到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。

“真是有趣呢。”杰克笑了笑,跳下云朵走向书桌拉开椅子坐了下去,然后掏出羽毛笔,轻咬笔头,然后在摊开的本子上补充着下班文:

  果然闯进了不速之客——一只恶魔,她十分可爱,碧绿的双眼让我联想到了母亲的眼睛,上一次见母亲已经是很久以前了。
  她似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恶魔,误打误撞地闯进了天堂还受伤了。
  先帮她养好伤吧,关于她的事情,就算是对艾米莉小姐也要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约瑟夫20年6.5

身后传来敲门的声音,杰克皱了皱眉,将羽毛笔丢进一个小玻璃瓶里。

“是谁?”

“约瑟夫圣天使长找你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杰克站起身合上日记,看了眼艾玛,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出房间并锁上门,用法术加固了门锁后向圣天使教堂走去。

“你来了?”一个年轻活泼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杰克面无表情地站在教堂中央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倒挂的人的脸,那人做着鬼脸似乎想吓他。

“又没吓到你……”那人失落地落在地上,手上握着一把长剑,向后一抛丢到了台上的剑鞘里

“您找我来,又为了什么?”杰克皱眉看着眼前的人

“哎呀不要那么正式嘛~毕竟我也只是你曾曾祖父的朋友而已啦,说了多少次叫我约瑟夫。”那人皱眉,然后双手环胸笑嘻嘻地看着杰克“其实就只是因为今天天堂之门突然被强制打开那件事而已啊。”

“哦,风太大,吹开的。”杰克面无表情地回答道

“别耍我了,你知道我认真起来是什么样子。”

“门里掉出一只迷路的恶魔。”

“送回去没有?”

“她受伤了。”

“然后?”约瑟夫走向台上,玩弄着台上的长刀

“等她伤好了我就送她回去。”

“……你知道天堂——”“知道。”

“唉,算了,随你吧。”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杰克转身,走出教堂顺便关上了门,他并没有走入房间,而是径直走过,打开了旁边的门。

房间内的景象与外面不同,鲜红的墙壁与外面亮堂的走廊对比起来显得格外刺眼,杰克关上门,取下一根头发丢入房间中央的小锅中,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着颜色,变为纯白时,杰克的眼中出现了希望。

呼!

头发瞬间变会纯黑并燃烧至净。

…………

又失败了。

杰克恼火地掀翻的小锅,滚烫的汤水浇灭了还在燃烧的火焰,被底下的云朵吸收,很快消失不见。

为什么……

杰克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情绪后走了出去,抬手将门隐入墙中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果然,那小恶魔已经醒来,抱着一只不知道哪来的红水晶球看着进来的杰克,杰克愣了愣,走了进来然后反锁上门。

杰克动了动唇,正要说话的时候却被艾玛堵了回去:

“我看到了。”

“……?”杰克微微皱眉,露出疑惑的表情

“你在隔壁房间的事情。”艾玛玩弄着水晶球“为什么要改变自己的发色呢?明明像克里克拉花一样好看的……”

“……你不懂。”杰克转过身去,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桌上锁着的日记“你们肯定和天使不一样,天使成人需要百年,这百年里我是怎么被嘲笑的,你当然不知道,正是因为这样,你才会这样说。”

杰克走到桌边,打开抽屉拿出一面有些破碎的镜子,举到自己眼前。

“同样是天使,我却是不详的黑发红眸。”

“百年过去了,嫌弃声依旧不绝于耳。”

他松手,镜子掉落在地,破碎,碎片散落在地。

“你不会懂这种感受。”杰克回头,对艾玛笑道“抱歉,把情绪传递给你了……”

“我怎么会不懂呢……”艾玛撅起嘴,小声嘟囔着

“哎?”杰克的笑容僵在脸上,有些震惊地看着艾玛

怎么会……母亲明明说地狱没有规则……

“身为培育克里克拉花的人,没有纯黑的长发,没有赤色的双眸,棕色的头发在地狱是‘下阶恶魔’的代表,而碧绿的双眸则是天使的象征。”

“父亲没有嫌弃我,但是……”

“一直被议论,我也感受过啊!”艾玛突然抱住水晶球,头埋在怀里,看不清她的表情“很讨厌很讨厌这种感觉啊……”

“别、别哭啊Σ”杰克又慌了,他反手变出一只糖花“呐,吃糖。”

“这是什么……”艾玛并没有抬头,但却像看到了一般。

“糖花,试试看?”杰克晃了晃花

艾玛抬手拿住糖花,然后塞进了嘴里。

“嗯?怎么样?”

“唔……好好吃!”艾玛突然抬起头,脸上并没有泪痕和哭过的痕迹,杰克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

“你居然骗我!”杰克大笑着“果真是个恶魔啊”

“什么嘛!我哪里有骗你!只是你认为我哭了而已嘛!”艾玛怀中的水晶球变回项链挂在脖子上,双手环胸看着杰克。

“我——”

咚咚咚咚咚咚咚

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,杰克警惕地回头:“谁?”

“是我。”门外传来约瑟夫的声音“开门。”

杰克将艾玛带到角落,然后施法使她变得透明,抬手将食指抵在唇边,示意她安静,然后用大书柜挡住她再快步走去开门。

“别动。”开门杰克就被长刀抵在脖颈,约瑟夫往前走了进来,杰克一步步退着,约瑟夫身后还跟着两个天使长,也走了进来。

“你房间里,藏了什么东西?”约瑟夫皱眉

“能有什么东西?”杰克挑了挑眉笑道“圣天使大人觉得能有什么东西?”

“恶魔。”约瑟夫放下长刀冷冷道

杰克一惊,他居然以为约瑟夫会放过她

“你最好自己交出来,不然……你应该知道。”约瑟夫把玩着长刀。

“我要是不呢?”杰克双手环胸挑眉看着约瑟夫

“你怎么敢这么对圣天使大人讲话!”一个天使长抬手拿着审判杖指着杰克。

“呵,你要是不……”约瑟夫抬手举起长刀向他砍去,杰克一个侧身躲开然后抬脚踩住长刀“约瑟夫,别忘了你的剑术还是我母亲教的。”

他抬脚将刀踢远,红眸里透出丝丝寒气

“我可是圣天使长!”约瑟夫抬手,身后的天使长开始搜查起来,杰克抬手凝成手刃,跟两个天使长开战,约瑟夫勾起嘴角,扫视了一遍房间,然后走向大书柜。

他捡起刀,三两下砍碎了大书柜,然后看着角落。

杰克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挡开天使长的审判之杖:“艾玛!”

身后的天使长抬起手杖砸向杰克肩膀,杰克被迫跪倒在地,他有些难受地看向角落:“艾玛……”

“你们……”艾玛站了起来,身上的法术褪去露出原本的样子,周身散发着寒气,右脚的绷带已然掉落,她用左脚支着身子,冷冷的抬头看着约瑟夫“给我停下……”

“呵,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约瑟夫轻蔑地看着比自己矮许多的艾玛,抬手,杰克身后的天使长抬起审判之杖再次打在杰克背上。

“唔咳!”杰克双手支着地面,咳嗽起来,那天使长再次抬起审判之杖,朝他的背部再次落下。

“给我……停下啊!”艾玛碧绿的双眸变得赤红,所有人都被一股威压被迫跪下,约瑟夫用长刀支着身子才勉强站着。

艾玛的伤似乎突然好了,她一步步走向杰克,每走一步,头发的颜色就变淡一些,直到走到杰克面前,棕发已然变成银白色,她扶起杰克,在他耳边呢喃着

“天堂已然容不下你,随我去地狱如何?”

“……”杰克沉默

“为了一个小小的恶魔,他们不惜置你于死地。”

“你真的还要留在这里吗?”

“随我去——”

“地狱。”杰克微微启唇

艾玛勾起嘴角,抬手扯下项链丢在空中,地狱之门随之出现。

“成为堕天使,就永不得踏入天堂。”艾玛带着杰克飞入地狱之门。

约瑟夫攒紧了手中的长刀,在艾玛离开过后,昏厥了过去。

回到地狱过了许久,杰克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。

“所以说艾玛你是——”

“地狱王的女儿吖~”艾玛咧嘴笑了笑“重新介绍一下,我叫丽莎.贝克~克里克拉公主啦~”

好的我又烂尾了
上个月在克拉克拉玩的太嗨了……
我被小学生怼了怎么办在线等急

手机被收了
以后还是周末更
like大家

我活着我真的活着

哇啊啊啊手账本啊(我手账本快用完了

为了太太而活♡:

手账本!

包包包子铺!:

晒周边惹!

感谢金主 @LOFTER娱乐主播 对本穷苦铺子的大力支持!

感谢《许你浮生若梦》的礼物!


如图分别是:

1.火漆印套装

2.纸胶带套装

3.mini手账本


以上三样小礼品,现已加入 #国风创作季  及 #脑洞写作大赛(明天发布在 @LOFTER图书管理员 处) 的活动奖励池,会随机赠送给获奖人(就三个,一样一个,没得多了!!本穷铺子自己也没有,真的很穷了,哭泣)


病态暗恋 佣园
【图文无关】
ooc超严重
含微社园,微蝶盲,微鹿幸

艾玛最近发现,自己有些奇怪,莫名其妙对幸运儿先生产生了恨意,甚至到了一遇到他就一直炸鸡引来监管者,看他无助倒地时,竟有些想笑。

“那个……伍兹小姐……”

滋——!

艾玛又炸鸡了,幸运儿无奈扶额:“再炸监管者就来了……”艾玛听完后,动作不自觉一顿,扭头看着幸运儿:“您……这是在嫌弃我吗……”

“不、不是……”艾玛扭头跑开了,留下幸运儿一脸懵逼,突然——

铛!

艾玛倒了……

没过一会,艾玛就被送回到了庄园,克利切跑了过来:“艾、艾玛小姐,克、克利切想、想邀请您去、去花园……”“不好意思,我没空。”艾玛转身走向花园砰地一声关上了门,抬眼却看到熟悉的身影——

“萨贝达先生?”心中浮起一丝不明的喜悦,微笑着跑了过去“萨贝达先生在干什么呢?”“啊伍兹小姐……”奈布转过身,可以看到他脸上的严肃“您很讨厌幸运儿吗?”

“哎……?”艾玛突然愣住了

什么啊!又是他!每次跟奈布先生聊天他都会提到幸运儿,好烦啊!为什么奈布先生这么在意他!明明他是这么的一无是处!

双拳不自觉紧握,咬紧下唇,若不是手套隔着,此时掌心可能都出血了。

“怎么了?伍兹小姐?”奈布察觉到不对劲,抬起手挥了挥。

“没事哟?”艾玛抬起头笑道“话说,为什么萨贝达先生为什么觉得我讨厌幸运儿先生呢?”

“你本来很会修机,但是每次跟幸运儿一起的时候总是炸,幸运儿一倒你就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拆椅子……”

“因为……我……害怕……”艾玛挤出一丝眼泪,咬唇委屈状“我……害怕……”“啊,没事的,不想救就好好修机好了!”奈布有些慌,毕竟他可见不得女孩子哭。

“嗯……那个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艾玛转身跑出了花园,跑的太急并没有看路,不经意撞到了人

“唔……抱歉抱歉!”揉了揉脑袋然后爬起来连声道歉,抬眼看见是冒险家先生,他笑了笑后拍了拍艾玛的肩膀说了句“没事”就走进了花园,等等,花园?奈布先生……

等到他走进去,过了一会艾玛悄悄打开门,透过缝隙看到他们两个谈笑风生,奈布嘴角居然不自觉上扬,艾玛的手攒紧了门把,然后悄悄关上门跑回了房间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一个两个……都跟我抢奈布!奈布只能是我的!

嘴唇被咬出了血,铁锈味刺激着味蕾。

血……

艾玛攒紧床单,嘴角勾起,露出一丝冷笑

等着吧,奈布,你只能是我的。

入夜

幸运儿刚整理好衣服,抱着心爱的鹿头娃娃准备睡觉,还没来得及走去吹灭蜡烛,窗外吹入的微风就使火苗噗地一声熄灭了,这让他不禁打了个冷战,他抱紧了娃娃,攒紧被子。

脖颈突然传来冰凉的感觉让他直冒冷汗。

“晚上好~”

月光从窗外洒进来,幸运儿睁开双眼,看到眼前的人后不自觉瞪大了双眼:“你……你想、干嘛?”

“唔……很明显嘛~”那人跨坐在他身上,抵在他脖颈的匕首突然用力些许,一手托腮笑着看着他“当然是——”

“杀了你啊~?”红瞳闪烁,随着一声尖叫,银发溅上一丝鲜红,鲜红的液体溅上纯黑的围裙,显现出来的暗红色却更使人兴奋。

“呜诶~?这就死掉了吗?”那人有些苦恼地歪头,眼角不经意瞥见旁边的鹿头娃娃,嘴角微微勾起

“嘻。”

过了一会,房门突然被敲响,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幸运儿?你怎么了吗?”奈布担心的敲着门“刚才听到您的尖叫声,请问发生了什么?”

没有反应。

奈布皱了皱眉,往后退了几步开始撞门,对门的瑟维被吵醒了,奈布简单说明了情况后,两人便一齐开始撞门。

砰!

房门被撞开,眼前的景象让两人发愣。

幸运儿躺在床上,像睡着了一般,左手抱着鹿头娃娃,右手拿着小刀,刀上的血迹十分显眼,月光撒在他的脸上,若不是鲜血喷涌过多,他真的就和……睡着了一样。

安详。

瑟维瞪大了双眼,奈布则是跑去叫所有人起来了,新来的舞女还以为是恶作剧,到了现场却差点昏倒。

奈布跑向最后一个房间,急促的敲门声把房内的人吵醒,她将门打开一条缝,房内寒冷的空调顺着门缝飘了出来,她看着奈布,揉了揉眼睛:“萨贝达先生有什么事吗?”“出事了,幸运儿死了。”奈布咬紧牙,语气带着悲伤“不知道是谁干的……你先出来吧,现在就差你没到了。”

房内的人瞪大了双眼:“稍、稍微等一下……”正准备关上房门,门外的人却抓住了门框,不让房内的人关上:“快点出来啊,就差你了!”

艾玛有些慌了。

说实话奈布还是有些怀疑艾玛的,毕竟几次她都害的幸运儿遍体鳞伤。

“我……我等会就到……”艾玛用力试图关上房门,却被奈布一把推开,一开门,寒气涌了出来使得奈布打了个寒战

真够冷的。

眼前的艾玛只穿一件单薄的背心和一条及膝睡裙,她双手抱胸一脸委屈地看着奈布,奈布迅速转过了身,尴尬地轻咳一声,脸颊爬上红晕:

“换好衣服就快点出来吧。”

然后就跑了出去。

艾玛关了空调开始套上衣服,系好围裙后叹了口气

哎呀呀,差点被发现了呢。

洗衣篮里放着一套纯黑的围裙,上面的斑斑血迹,触目惊心。

第二天,埋葬好幸运儿先生后,奈布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后花园,艾玛正准备跟着进去安慰安慰奈布,身后的冒险家先生就就走了过来,抢先一步走了进去,艾玛恨恨地攒紧拳头,透过门缝看见奈布无助地趴在冒险家肩上时,艾玛砰地一声关上后花园的门,跑回了房间。

“为什么谁都要和我抢奈布先生!”艾玛拿起工具箱砸向地面,里面的手术刀掉落在她脚边。

对哦,这是在医院偷到的……

她攒紧手术刀,嘴角再次浮上一丝冷笑。

嘻嘻。

一天的游戏又结束了。

入夜,库特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,顺便锁上了房门,虽然幸运儿很像是自杀,但是那刀尖用力的伤口自己根本不可能造成,最近几天,要小心了啊。

库特皱了皱眉,拿着圣经翻看起来,窗外传来敲打窗户的声音,库特不禁心中一紧,他慢慢站起身,拉开一点窗帘——原来是树枝啊…

等等!这里怎么会有树!

一回头只见一人站在他身后,手中的手术刀闪着寒光,库特咽了口口水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因为你们抢了我的东西啊~”眼前的人咧嘴笑露出虎牙,右手稍稍有力,脖颈已流出鲜血。

“要怪就怪你们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吧~”

噗!

用力刺下去的同时,库特拿起旁边的花瓶砸在了那人头上。

唔……头……好晕……

那人甩了甩脑袋,库特无力地瘫坐在地,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……该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头好晕……出不去了……

那人爬进了衣柜,晕了过去。

“喂!库特!”房门被撞开,克利切看见眼前的场景一愣,往前走了两步,衣柜中倒下一个额头冒血的人,克利切看到后,惊恐地瞪大了双眼。

“喂!瑟维!快、快出来!”克利切用力地敲着瑟维的房门,他打开门,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慌张的克利切“库、库特先生死、死了!”说完,他就转身敲响下一个房门,瑟维听后也帮忙去通知其他人。

奈布被叫醒后迅速跑向了库特的房间,眼前的场景让他不禁瘫倒在地,库特的左手被钉在身后的十字架上,双脚重叠,被一根长钉一起钉在十字架上,右手耷拉在身旁,地上沾满血迹的锤子砸破地面,《圣经》正放在床上打开着,被奈布带进来的微风吹得刷啦响。

“库特……”他回头,看到赶来的人群中没有艾玛,转身到了艾玛门前,库特的房间就在艾玛房间旁边,他推开正在敲门的克利切连门都没敲直接撞开了房门,却看见艾玛倒在地上,额头鲜血十分刺眼,地上散落着花瓶碎片,她趴在地上,仿佛死去一般动也不动。

克利切瞪大了双眼,跑了过去把艾玛抱起带去给艾米莉。

奈布愣住了。

怎么会这样?难道……艾玛真的不是凶手吗?

早晨,安葬了库特后,奈布走到艾玛房前,轻敲房门:“艾玛?醒了吗?”

“唔……奈布先生……?”艾玛爬了起来,睁开一只眼睛,看着进来的人有些恐惧“您、您有什么事吗?”“啊……抱歉……我不应该怀疑你”奈布攒紧了拳头“十分抱歉。”

“奈布,艾、艾玛小姐不、不舒服,请、请你出去。”克利切端着早餐走了进来一脸嫌弃地看着奈布,奈布咬紧下唇,一言不发转身出去了。

“克利切……你能帮我个忙吗?”

…………

奈布再次走入后花园,瑟维正在练习魔术,并没有察觉到奈布的靠近,眼前突然出现一条彩虹。

“好好看……”奈布不禁赞美出声

瑟维手一抖,彩虹便迅速消失了,他垂下头叹了口气,转身准备离开,奈布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:“瑟维先生,能请你帮个忙吗?”

……

艾玛坐在床上把玩着一张旧信封,房门突然传来拧动门把的声音

克利切吗?今晚的晚餐真是早呢。

艾玛歪头看向门口,只见瑟维开门走了进来,艾玛一惊,把信封塞进了枕头底下,瑟维明显看到了她的动作,皱了皱眉,反手关上门后摘下帽子行了个礼,然后在床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了。

“瑟维先生?”艾玛皱了皱眉“您这是……?”

“啊,奈布叫我来的。”瑟维露出了标准微笑,挥了挥手中的魔术棍。

“萨贝达先生……?”艾玛咬住下唇,盯着低头把玩魔术棍的瑟维。

奈布……?叫得这么亲呢,难道是奈布叫他来监视我的?嗯……想想办法把他弄走吧。

艾玛起身下床,瑟维抬头不解地看着她:“伍兹小姐?您要去哪?”“洗澡呀?”艾玛歪头笑着说“怎么了?”“没事”瑟维转过头背对洗手间,继续低头把玩着魔术棍。

可恶,这都不走……

艾玛走进洗手间,拿起刷牙用的瓷杯,嘴角上扬

又是一个好猎物呢~

咔嚓!

洗手间里传来玻璃摔碎的声音,瑟维一惊,起身大步走到洗手间,敲了敲门:“伍兹小姐?你怎么了?”“呜……”里面传来艾玛无助的声音,瑟维一下打开了门,却不料里面的艾玛拿起一块瓷杯碎片朝瑟维脖颈刺去。

“唔咳!”瑟维往后退了两步,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咧嘴笑的艾玛“伍兹……咳……小姐……”

“呼呼呼,没有叫出声呢~”艾玛一手托腮蹲下来捡起另一块碎片,慢慢走近瑟维“比他们乖多了呢~”她拿着碎片挑起瑟维的下巴,一手在他胸前画着圈“啊啦,看起来要坚持不住了呢?”

瑟维咬着牙坚持站着,眼前已经有些模糊,嘴角流出破碎的话语

“伍兹……小姐……唔咳,你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“诶~?为什么?”艾玛收回那只手,一手继续抵着他的下巴,一手托腮“因为啊~我喜欢奈布呀~”咧开嘴露出笑容,红瞳中仿佛能蹦出爱心来,然后眯眼看着瑟维咬牙坚持的脸“但是,为什么你们都要跟我抢呢?明明我只是喜欢他而已啊,你们却一直挡在我和他中间……”

艾玛咬紧下唇,手中攒紧碎片,碎片扎进了她的手掌,鲜红的血液从指缝流出,她又咧开嘴露出微笑:

“所以啊……去死吧。”

此时房门突然发出了响声,艾玛瞪大了双眼,瑟维仿佛看见了希望,门开了,克利切走了进来,瑟维艰难地抬起手:“救我……”

“请关上门,皮尔森先生。”艾玛冷冷道,克利切关上了门,看着眼前的场景愣了好一会后径直走过他们,把晚餐放在桌子上:“艾玛,晚餐要趁热吃。”克利切此时居然不口吃了,他坐在椅子上静静看着两人,瑟维震惊地瞪大了双眼,艾玛歪头朝克利切露出天真微笑:“好——”

噗!

瑟维倒下了,艾玛进洗手间洗了洗溅上手的血迹,清水触到伤口让她反射性缩回手,叹了口气后走出去拿起勺子吃东西。

“你为什么要怎么做呢……被发现不就……”

“因为我喜欢奈布啊。”艾玛笑了笑“克利切之前也是的吧,靠近我的人都恨得咬牙切齿不是吗?”克利切沉默了

“这可不能被发现啊……”克利切皱眉

“没事呀,克利切会帮我的,对吧?”

“……嗯……”

毕竟有过这样的经验啊……

艾玛突然把碗里的粥打翻,发疯般把还装着菜的盘子摔在地上,克利切被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两步:“艾玛?”

“你快出去。”艾玛低声道

“为什——”

“快出去!跑到花园!快去!”艾玛皱眉低声道

“好……”

克利切跑到了花园,看见了奈布,皱了皱眉

“皮尔森先生?您要做什么吗?”奈布不解地看着刚走进花园的克利切

“嘁,花、花园又、又不是你、你家的,克、克利切为、为什么不、不能过、过、过来。”克利切断断续续地说,话音刚落,耳边就传来了艾玛的尖叫声。

两人都愣住了,克利切惊恐地转身:“艾、艾玛小姐!”随即飞奔而去,奈布也紧随其后,来到艾玛房间,打开房门,奈布愣住了。

瑟维倒在门口,血流如注,耷拉的双手早已没有生气,艾玛倒在窗边,饭菜洒落一地,手掌鲜红血液流出,双眼紧闭。

“艾、艾玛小姐!”克利切跑去抱起艾玛,轻微摇晃着,艾玛微微睁开双眼,指着窗户:“抓住他……他……杀了……瑟维……先生……”说完便再次晕倒,奈布跑了过来接过艾玛:“皮尔森先生,你去找其他人来。”

他抱着艾玛向艾米莉房间跑去,艾玛安静地伏在他的怀里,耳朵贴着他的胸膛,隔着衣物听着他剧烈的心跳,嘴角不经意上扬,又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奈布低头,艾玛脸颊被划伤,伤口不深,但鲜红的血液顺着白嫩的脸颊流下,看着触目惊心,她的脖颈也有红红的指痕,咬了咬牙,似乎在恨自己怀疑她。

“艾米莉!开门!”因为没有手,他只能用脚踹了两下房门,艾米莉开门走了出来,看着奄奄一息的艾玛愣住了,随即让开让奈布进去:“快把她放床上!”

检查并处理好伤口后,艾米莉叹了口气,奈布攒紧拳头咬紧牙关盯着地面,克利切跑了过来把艾米莉叫走了,房间里只剩下艾玛与奈布,艾玛悠悠转醒,睁开双眼,一手扶着额头坐了起来。

“艾玛?你醒了?”

“呜!你、你别过来!”艾玛双手抱头缩在床角,浑身发抖地看向奈布,奈布愣住了,着急地往前走了一步:

“我是奈布啊?艾玛?”

“都说了别过来啊啊啊啊啊!”

奈布愣在原地,拳头攒得更紧了,他往后退了一步,蓝眸中似乎带着悲伤,门口突然一阵骚动,原来是其他人听到艾玛的叫喊声赶了过来,克利切最先走了进来,他朝着奈布嚷道:“喂!艾、艾玛小姐怎、怎么了?”

“伍兹?”艾米莉皱眉走了进来,她往前走了两步,艾玛便惊恐地瞪大双眼发出尖叫,眼角不自觉留下眼泪:“别过来啊啊啊啊啊!”

所有人都愣住了,艾米莉咬唇轻声说:

“她被吓到了……”

“艾玛小姐本、本来就胆、胆小……”克利切摘下帽子双手攒紧,他抬起头往前走了一步:“艾玛小姐?”

艾玛听到自己的名字,颤抖着抬眸,惊恐地看着克利切。

“克利切在、在哦,艾玛小姐不、不用怕的……”他抬脚,又往前走了一步,艾玛并没有发出尖叫,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。

“是克利切哦,艾玛不、不用怕的……”克利切已来到床边,他伸出双手“来,过来吧。”艾玛垂眸思考片刻,慢慢爬了过去,抱住了克利切,克利切揉了揉她“睡吧,乖、乖孩子。”

艾玛刚刚哭过,不到一会便睡着了,克利切把她放在床上,叹了口气:“孤、孤儿院有、有不少这、这样的孩、孩子。”

“现在好像就只有你能靠近她了,皮尔森先生。”海伦娜拿着盲杖不安地敲着地面“暂时就由您来照看她吧,皮尔森先生。”

“艾、艾米莉小、小姐,您能不能、能把房间、借、借给我们?”

艾米莉听完后皱起了眉头:“可以是可以……那我睡哪?”

“睡我房间吧,我跟克利切一起照看艾玛。”奈布叹了口气,毕竟艾玛受伤跟自己也有点关系,这样一点忙都不帮实在有点说不过去……

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
克利切嘁了一声,去自己房间拿了被褥就在地上躺着了,目光直直地盯着奈布

本来可以和艾玛独处的都是这家伙都是这家伙都是这家伙(*n)

奈布转身搬了个椅子放在窗边,双手环胸,不一会竟坐着睡着了。

克利切慢慢站起身,确定奈布已经睡着后,站在奈布身后,拿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绳子缓缓举在了他脖颈前,一点点缩小圈子,就在快锁紧时,一只手抓住了绳子。

“克利切!我说过不能动他!”艾玛显然有些恼怒,虽然声音很轻但还是听出了恨意“回去!把绳子给我!”

克利切悻悻地松开手走了回去,极不情愿地躺下来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……

奈布起得比平时晚,艾玛已经坐在床上开始吃早餐了,艾玛看见奈布起身看着自己,她转头看着手里的面包,又看了眼奈布,拿着面包递了过去

“早、早安……”艾玛的手有些颤抖

“嗯,早安。”奈布接过面包,走了出去。

刚关上房门,克利切就跑了过来:“喂!快、快过来!”然后转身就跑走了,奈布愣了愣跟了上去,克利切跑到一个房间前停下了,很多人都在门口,奈布愣住了

这不是我的房间吗……?

探头

艾米莉躺在地上,双手合十叠放在胸前,手里拿着针筒,身着白色睡裙,身下的乳白色床单已被血浸染,她脸色苍白,嘴唇红如血,看起来跟幸运儿一样,像睡着了。

“艾米莉小姐……?”艾玛不知何时走到了门口,看来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她小跑着到了艾米莉身前,跪坐下来“艾米莉小姐?”

她突然抱起了艾米莉,冰凉的触感让她不禁一颤

“艾米莉……我的天使……”泪水滑落,其他人也只能默默看着,这是第四个了……

艾玛小声抽泣着,奈布蹲下身来,抱住了艾玛,艾玛也渐渐平静了下来,再次昏睡过去。

“诶,好像很久没有来新同伴了。”哈斯达看了一眼庄园大门朝旁边的里奥说

“我上次看到庄园主赶走了一个求生者……真是好笑,明明这游戏的目的就是召集其他人大开杀戒啊。”

“你看到庄园主了?”

“也不算是看到吧,她披着黑色斗篷,银白色的头发十分显眼,虽然带着面具但还是能肯定是求生者那边的。”

“假装求生者吗……有趣——这两天怎么不开游戏了?”

“听说求生者那边出事了。”美智子攒紧折扇走来走去“求生者那边连续四天死了四个人,不知道海伦娜酱有没有事……”

“海伦娜小姐应该不会有事。”里奥安慰道“对了,鹿头呢?”“他……偷偷跑去墓地了。”美智子朝求生者宿舍张望着

“去目的干嘛,今天不是黑鼻子的祭日啊。”里奥翻了翻日历疑惑道,美智子叹了口气,停下脚步俯下身来对坐在椅子上的里奥小声说

“幸运儿是第一个死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唔嗯……”艾玛睁开双眼爬了起来,发现自己在艾米莉的房间,她坐了起来,看着墙壁发呆,房门被打开了,奈布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午饭。

“啊,艾玛,你醒了?”奈布的语气带着些许温柔,让艾玛有些吃惊,他端着盘子放在桌子上,然后坐在床边。

“对不起艾玛……我不应该怀疑你的……”奈布垂下头,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“十分抱歉……”

“没、没事的……”艾玛攒紧了被子“但是庄园里……”艾玛卷起身子,双手抱膝“明明监管者抓到已经够痛苦了……但是……”

“现在游戏也停了,大家一个个的都走了……”

“没事,还有我们,我和克利切先生还在。”奈布向前一步,轻轻抱住了艾玛“还有我们在,你不会再受到伤害了……”

艾玛窝在他的怀里,小声抽泣着。

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。

游戏才刚刚开始。




码了好久最后还跑题了
哭了呀
然后p1是群宣(๑>ڡ<)☆
什么时候和我一起打打游戏唠唠嗑什么哒哈哈哈
p2是列表推荐给我的一个单机音乐游戏
嗯……也没什么特点就是好听吧(?
就这样啦,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然后

国庆更不更文就看这个的热度啦
每次就那么十几个人推荐真的是很难受了
就这样
晚安_(:з」∠)_

我创了个交流群吖
到时候一起打打游戏,聊聊天,连连麦(什么),唱唱歌什么的都可以啦就是樱桃最近太闲了更文又没梗。
所以欢迎来跟樱桃闲聊吖

欢迎加入甜樱桃的小窝☆,群聊号码:797612542

恭候大家到来www

蝶盲【游乐场】

蝶盲 【游乐场】
ooc有
微佣园,欺诈,蛛机(什么)丑医
多视角

“海伦娜!”远处的人儿朝这里招着手,耳朵捕捉到那轻快的语气,轻勾嘴角,转身向那处慢慢走去,手里紧握着的粉色盲杖不慌不忙地轻敲地面,左手扶了扶装饰性的眼镜,走到了那人面前,啊不对,是那两人面前。

“唔……海伦娜的衣服很可爱呢ww”面前的人掏出手机准备拍照,刚打开相机就被一只手挡住“唔……给我拍张照嘛!”“别闹啦伍兹。”抬手把手机拿过来然后锁屏之后地笑着看着人——嗯……准确说是面对着人笑道“我不喜欢拍照的……”把手机还回去之后有些害羞地耸了耸肩。

“艾玛……你好像忘了我……”一旁的奈布看不下去了,扶额叹了口气“唉,艾玛要海伦娜小姐不要奈布了……”奈布扭过头去一幅委屈巴巴的样子。

“???并不是这样的奈布?”艾玛有些慌

什么啊奈布先生先前好像不是这样的。

“好啦,既然说来游乐园是玩的,那么大家呢?”抬起手中的盲杖重击地面,游乐场的全貌便映入眼帘——果然是个豪华的游乐场啊……

“看到了,皮尔森先生和瑟维先生在游乐园入口处——打架……?”看到眼前的影像有些懵,算了算了反正瑟维先生会处理好的,转头“看见”了正在走过来的特蕾西和瓦尔莱塔小姐

“特蕾西和瓦尔莱塔小姐正在过来了。”

“艾米莉和裘克先生。”

“真是热闹呀。”捧脸笑道“我都有点期待了呢。”

“呐呐海伦娜!听说过山车很好玩哦!我们一起去吧!”特蕾西在耳边蹦哒蹦哒“走吧走吧!”说着特蕾西就一手抓住盲杖拉着我往前走。

“啊啊特蕾西!不、不行的!请放下盲杖!”没有盲杖的指路有些保持不了平衡,使劲扯动着盲杖试图让人放手。

“抱歉……”特蕾西松开了手,因为惯性我却向后倒去。

“呜……”有些害怕地抱紧盲杖,背后却没有传来摔倒在地的疼痛感,好像……被人扶住了?

“小心点哦。”耳边传来轻柔的声音,似春风拂过,带着丝丝凉意。

“海伦娜!”耳边传来艾玛的叫声,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自己一跳,于是攒紧盲杖轻敲地面,转头疑惑地看着艾玛“你已经发呆好久啦!”“刚才扶住我的是谁啊?”刚才因为摔倒了所以没有用盲杖,并没有“看见”身后的人。

“什么摔倒啊,海伦娜你是站着睡着了吗?”艾玛有些疑惑地歪头“不说了不说了,已经到了哦!过山车!”

“……哎?”

抬起盲杖轻敲地面,果然已经到了啊……大家都坐下了,一排只能坐两个人,这样下来……

唔,要一个人坐吗?

把盲杖递给工作人员保管后就被扶着上了车厢,坐好后旁边传来轻微的声响,虽然知道看不到但还是疑惑地歪过头。

“啊,我也是来坐过山车的。”熟悉的声音,依旧带着丝丝凉意,可以感觉到握杆轻颤,那人也抓住了握杆“你……是盲人吗?”

“嗯,是啊。”歪头朝那人的方向笑了笑“天生就看不见呢。”

“真是乐观呢。”

因为看不到,只能听到耳边传来前面人们的尖叫,有些刺耳,耳边呼啸的风倒是十分凉爽,过了一会突然觉得哪里不对——

旁边的小姐也没有叫出声吗?

“呐我说……您不害怕吗?”歪头面对那人疑惑道“啊,我吗?”她的声音居然十分平静“经历过了,就不怕了。”

经历过?是坐过很多次过山车了吗?

吱——!

过山车停了下来,艾玛走了过来把盲杖递给我后往前走去,艾米莉飘了过来……等等?飘?

转头只见艾米莉坐在裘克的臂弯里:“走了哦海伦娜,他们说要去坐旋转木马。”她抬手揉了揉裘克的头,裘克转身抱着她向前走去。

举起盲杖轻敲地面,没看见那个人呢……本来想好好感谢的……刚刚不知怎么却忘记了……

“海伦娜小姐?”瑟维先生回头“请快些跟上。”“走啦!瑟维!”皮尔森先生拽了拽瑟维先生“要跟不上艾玛小姐了!”

拿着盲杖轻敲地面,因为怕跟不上就迈开步子跑了起来,到了旋转木马后有些喘,再次把盲杖递给工作人员后,被扶上了木马,等了许久都没见动静,松开抓住杆子的手准备擦擦汗的时候,木马突然动了起来,一个不稳就要摔倒的时候,身后又传来一阵清凉。

“小心点哦。”可以听到后面的人轻笑了一下,双手重新抓住杆子,感受着木马一上一下的运动着,突然想起了什么,抬头笑道:“谢谢。”

“哎?”

“谢谢哦,谢谢你扶住我。”

“……啊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没事。”

旋转木马慢慢停了下来,在别人的搀扶下下了木马,接过盲杖轻敲地面,又不在了……

之后又玩了好多项目,她总是突然的出现,又不知不觉地消失,一直陪着我,感觉……有点高兴

“最后——玩蹦极吧!”艾玛抬手指着头顶的蹦极项目,这儿的蹦极好像因为很多情侣来玩,改成了只能两个人一起玩的项目,我有些失望,因为我只有一个人……玩不了了呢……

“我在哦。”耳边又传来轻柔的声音,在所有人玩完准备走的时候,我抬起了手:“我也想玩蹦极……”“但是……要两个人啊……?”艾米莉皱了皱眉。

“没事,我还在呢,去吧。”她笑了笑

“我……跟她一起……”左手抓住了那人有些冰凉的手,坚定地看着很高档蹦极台。

艾玛并没有听清我的话,只是以为我一定要去,就没拦着我。

把盲杖给了艾玛,她牵起我的手,慢慢走了上去,到了高台上,做好准备后,我抓住她的手,闭上双眼,跳了下去,耳边狂风呼啸,抓着她有些冰凉的手,我竟有点安心。

脚上的橡皮绳猛地勒住了我——到极限了……

可是——她还在下降——!

等等,为什么……工作人员没有给她系好绳子吗——!

她的手松开了——不,不可以的……!

下意识抓紧了她的手腕,一只手有些吃力,抬手两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,她似乎愣住了

“放手吧,海伦娜酱。”

“唔……我……不要……”抓紧了她的手腕,不行……她还在滑下去……怎么办……怎么办啊……

要抓不住了……

不行……不能松手啊……

眼泪不自觉滑落

【切换视角ฅ^•ﻌ•^ฅ】

哎……?

眼前的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腕……

为什么,明明可以松手的,明明他们都放弃我了不是吗……为什么要抓住我……

“放手吧……海伦娜酱。”咬唇轻声道,能感觉到手在一点点滑脱

“唔……我……不要……”

看着她的表情,心里有些难受,她可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吧……

眼前的人紧咬下唇,似乎在强忍着眼泪。

脚下已经能感受到湖水的冰凉了……哎?

脸上突然感觉到水滴滑落,抬眼看到眼前人的眼泪再也憋不住,滴落在自己脸上,滑落。

“呜……别松手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松手……”海伦娜双手抓紧我的手腕,竟使我感到了疼痛,这种感觉……好久没有了呢……

“抱歉……再见了,海伦娜酱。”手从她的双手中滑脱,再次坠入水中,透过湖水看着海伦娜的脸,心中不禁一紧,等等……

唔——!

【再次切换视角=^・ω・^=】

“海伦娜?你怎么了?”艾玛走了过来,看着我泪流满面的脸不禁一愣,掏出纸巾给我擦了擦眼泪“怎么了?是被吓到了吗?”

“她……她……掉下去了……”我早已泣不成声,却不料艾玛皱了皱眉

“她?谁啊?你不是自己玩的蹦极吗?还有还有,海伦娜小姐居然能自己走上楼梯,看来不需要盲杖也能自己走了呢!”

“……不是……她牵着我上去的……吗?”我抬起头愣住了,艾玛发出了疑惑的声音,我有些晃了“对啊,你们不记得了吗?她陪我玩过山车,陪我坐旋转木马,陪我玩滑滑梯,一直都在陪着我的啊?摔倒的时候,她还扶住我了,你们忘了吗?”

我有些激动,险些摔倒,瑟维先生在身后扶住了我,艾玛把盲杖还给了我,我轻敲地面,眼前的人们脸上写满疑问与不解。

“真的啊!她一直陪着我!刚刚蹦极的时候,她还在我身边!她……她……掉下去了……掉进弧里了……”我的声音越来越小,委屈地咬住了下唇。

“说什么呢,你今天就是一个人的,之前看到你自己爬上木马我们还狠震惊呢。”艾米莉皱了皱眉。

她真的……不存在吗……

手不自觉攒紧了盲杖,耳边似乎又传来了她轻柔的声音:

“没事,我还在呢。”

不,她是存在的……她一直都在的……只有我能看见的……她一直都在……

“您怕不是遇到湖女了。”(吓取的别骂我)

“哎?”我回过头,轻敲地面,面前的女生服饰奇异,手上拿着一个圆盘。

“湖女是个善良的女鬼,喜欢帮助人,但是人们并不领情,不管怎样,来到这个游乐园,最后一个项目总是想玩那个‘湖上蹦极’。”她抬手指着刚才的蹦极项目。

“湖女的尸骨就在湖底,她会陪着你跳下去,但是在最后一秒,她会坠入湖中,没人拉住她,从来没有。”

“我刚刚看到了。”

“看到了湖女,你抓住了她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我咬着下唇“她……是存在的!”

“海伦娜!那可是鬼!”艾玛大声提醒着我。

“但是……她是存在的!存在的!”我抬起盲杖,重击地面

砰!

泪水顺着脸颊流下,转身朝湖跑去

你一定还在……还在的!

呼——

一阵清凉从身后传来,她双手环住了我的腰,可以听到头顶的人轻笑一声:

“我在呢。”

~~end~~

一封来自失踪人口的信

  yo这里是楚圈圈,准初三啦樱桃要好好学习啦,所以啊更文就是周末的事啦,樱桃最近事很多所以是我来代发啦,嗯大概就这样啦,晚安了大家——